古典家具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古典家具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泛亚所流动性风波背后T5模式致交易量大缩水德惠

发布时间:2020-10-18 17:03:08 阅读: 来源:古典家具厂家

7月14日深夜,位于昆明市中心的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以下简称泛亚所)依然和前一天晚上一样灯火通明。泛亚所来了部分投资者,与刚刚抵达的外地投资者相比,昆明本地投资者老余(化名)显得颇为疲惫,他已经在这里等了几个月时间。

有着多年金融从业经历、曾在股市摸爬滚打过的老余没有想到,自己几个月前倾尽钱财购买的“随进随出固定收益产品”会出现兑付问题,而与老余的遭遇类似的投资者更是数以万计。

作为全球最大的稀有金属交易所,泛亚所出现的兑付问题引起舆论高度关注。《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发现,泛亚所自今年4月开始,出金(兑付)就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问题,7月中旬开始引发多位投资者关注。

目前,几十位投资者与泛亚所及政府相关部门仍未达成一致意见。据部分投资者和泛亚所的解释,此前五部委对现货交易所的整改验收迟迟未结,以及T+5交易模式转变让泛亚所交易量大幅缩水,而今年初的股市吸金效应更是雪上加霜。

泛亚所内部人士透露,公司一直试图尽快通过五部委的联合验收,从而通过与香港上市公司合作,并升级交易模式,解决当前危机。对于此次涉及多方的流动性风波,记者通过多方调查,试图为投资者还原兑付问题的发展过程,挖掘流动性危机背后的原因。

出金受限引维权

老余的失眠这段时间更加严重了,“半夜突然醒过来觉得总有事”,在与记者的交流中,老余颇显无奈。即使已经在泛亚所守候几个月,7月15日凌晨,老余还是不愿意离开,回想起在泛亚所投资的整个过程,他的神情中流露出些许疑惑。

今年4月,老余将近70万元积蓄投进了泛亚所,但在家中急需用钱的时候,老余试图尽快出金但已经很难实现,目前他仍有50万元左右资金在泛亚所账户内。和一般的理财服务相比,日金宝更大的优势在于不仅能够提供高收益,而且没有封闭期和任何手续费,每日万分之三点七五的收益当晚8点即可到账。

有分析人士指出,日金宝是基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供应链体系的一款互联网金融产品,委托方为有色金属货物的购买方,受托方为“日金宝”的投资者,即一名投资者购买了“日金宝”,其实质是为有色金属货物的购买者(委托方)垫付货款,委托方按日给受托方支付一定利息。

有过期货投资经验的老余对此也心知肚明,在他看来,这种模式的风险相对可控。且在2014年老余曾经做过试探性投资,都如期实现了随进随出收益日结。也正是因为日金宝的吸引力,泛亚所从2011年至今几年内交易量不断增长。

2011年4月21日,泛亚所正式开市交易,这家号称全球最大的稀有金属交易所,目前已上市铟、锗、钴、钨等14个稀有稀土金属品种。其中,铟、锗、钴、钨、铋、镓、锑等7个品种的交易量、交割量及库存量为全球第一,而稀有金属铟的库存量甚至达到了全球的95%。

据泛亚所披露,截至今年6月底,该交易所累计成交额超过3257亿元,全国各地的交易商总数超过23万个,稀有金属贸易总量超过44万吨,为实体经济导入民间资本超过367亿元。

然而逐步升级的兑付问题让泛亚所陷入窘境。7月13日至15日,泛亚所昆明办公场所内都聚集了约30名投资者及代理机构人员,在泛亚所一间小型会议室内,数十名投资者与泛亚所及云南省金融办、昆明市金融办相关工作人员僵持不下。

据多位投资者出具的请求书显示,他们是泛亚所保本固定收益受托业务投资者,自4月份开始,泛亚所单方面修改交易规则,限制出金、变更业务、强行锁仓,7月12日再次发布公告称强制锁仓24个月。在向有关部门提出异议要求解答时,云南省金融办答复称,泛亚所只需对其公告进行报备,对其内容不进行批复。

兑付风波

7月15日上午,泛亚所办公场所内再次来了几十位投资者,并开始商讨策略。但截至目前,泛亚所办公场所运营正常,仍有很多工作人员处理相关事宜并向投资者解释。

值得注意的是,众多泛亚所投资者对如何维权及解决目前困局存在分歧。事实上,大部分投资者并不希望交易所就此清算,愿意接受暂时限制出金的措施,而有部分投资者认为泛亚所模式存在问题希望尽快退出。

面对事件的不断升级,泛亚所15日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回应称,2015年受宏观经济因素和政策层面的多重影响。泛亚所委托受托交易商出现了资金赎回困难,在委托受托业务合同期限内,部分受托资金出现了集中赎回情况。交易所经向主管部门报备,交易所作出了限制委托了结数量,部分品种暂停委托受托业务等措施,引发部分客户对于交易所安全运营的担忧。

事实上,泛亚所的很多投资者参与的是以100%稀有稀土金属货物资产质押,以交易为基础、为实体企业进行直接融资的供应链金融业务。但面对投资者集中离场,实体企业不可能短时间从实体产业中抽出巨额现金来兑付,按照交易规则,这种情况下客户可直接兑付货物资产,但由于客户货物资产短时间内变现能力欠佳,投资者并不能接受,挤兑风险不断发酵。

此外,据泛亚所透露,今年以来稀有金属价格的暴跌对其业务影响颇大。比如电子盘期货铟价格在半年内从550元下跌到最低180元,跌幅达72%,这些都引起了投资者不同程度的恐慌情绪。

对于此次风波的应对,泛亚所对记者回应称,无法出金的流动性困境正在解决,保证不让投资者受损失。今年4月,泛亚所还专门聘请国内知名会计事务所对所有货物进行货物审计,进一步说明了客户的资金和货物资产都在交易所严格监管之下。

而对于投资者的出金限制,泛亚所解释称,作为应对流动性问题的措施,交易所对客户设定资金受托了结上限,有序疏导客户,避免踩踏。另一方面,目前各稀有稀土金属生产企业已经签署50亿元回购协议,刚性兑付客户资产,新的50亿回购协议也在推动签署中。

股市吸金成催化剂

有投资者分析认为,兑付风波最早要追溯到去年12月现货盘交易T+1改为T+5开始。泛亚所也发布公告称,“按照有关部门监管要求,交易所执行T+5交易制度,取消卖出申报业务,使客户资产管理风险控制的长效机制被破坏。”

2014年11月24日,泛亚再所发布公告称,接云南省交易场所清理整顿工作领导小组函,函件要求:“目前,我省交易场所清理整顿工作进入收尾阶段,为加快推进整顿验收,经省清整办和昆明市清整办、云南证监局共同研究,请你公司按照T+5和实名制的要求进行整改。”

当年12月8日,泛亚所通过系统升级,将T+1整改为T+5,成为全国第一一个采用T+5模式的现货交易所,但这却直接影响了市场交易。据泛亚所透露,T+5之后,交易额大幅下降,有的品种交易量不及原来的1/10。

此外,按照整改要求,泛亚所于2015年1月正式取消了卖出申报的交易模式。原本400多亿元客户资产中,50%是具有180天封闭期的结构化资产,另外50%为流动资产,其中还有20%以上的风险处置金,风险体系比较完备。泛亚所认为,“卖出申报取消后,400多亿元客户资产变为100%可流动资产,流动性风险难以管理。”

而这次交易模式之变源于2011年11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38号文),2012年国办发布37号文。上述文件明确表示交易所清整遵循“谁家的孩子谁抱”的原则,由各省级人民政府作为交易所清整的主体,以省为单位对交易所进行清整后报部级联席会备案。

目前,泛亚所试图再次改变交易模式。泛亚所今年7月15日公告称,针对T+5实施以来导致交易盘面不活跃、市场功能失灵的现状,交易所报备政府,自9月1日上线新交易系统。新交易系统上线后,恢复市场功能,激发市场活力,消化和处置仓单质押融资业务中的风险。

此外,在交易模式改变影响交易量从而降低流动性之后,泛亚所又面临一轮更大的流动性问题。在2014年底改变交易模式后,同期的A股市场开启了“疯牛”之路,一时间大量资金涌入股市,这轮吸金潮对泛亚所可谓雪上加霜。

作为一位经历过上轮牛熊市的老股民,老余并没有将资金投入股市,但他告诉记者,2015年初,很多投资者都开始要求出金,加仓A股市场。但直到现在,很多人都还在股市套牢,资金都很紧张,根本没钱来做泛亚所的投资。

泛亚所一位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股市吸金对这次流动性危机确实起到催化剂的作用。据其估算,2015年一季度泛亚所的业务量较此前下滑超过50%。而今年4月以后,因为股市火爆,投资者跑步进入股市,触发了踩踏。

欲借资本救赎

面对多重因素叠加的流动性问题,泛亚所急需引入新的资金或战略投资者入场。但据泛亚所提供的消息称,在此期间,云南省金融办等部门曾发文支持其合规运营。

泛亚所发布的公告称,云南省昆明市相关部门组成的验收检查小组在2013年底就对泛亚所进行了联合现场检查验收,并于2014年1月3日向国务院清整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上报了《关于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整改现场检查验收情况和西双版纳金融资产商品交易所有关事项的报告》。

上述报告指出,未发现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在其交易模式和交易机制中采用集合竞价、连续竞价、电子撮合、匿名交易、做市商等集中交易方式进行标准化合约交易,未发现其违反国发【2011】38号、国办发【2012】37号文的相关规定;未发现其开展的委托受托业务违反现行相关法律法规和有关规定。“为此,我省对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整改工作予以验收通过。”

而正是因为在投资者圈子中广为流传的几个红头文件,诸多投资者对于此前官方的监管和目前的态度不甚理解。而泛亚所一位赵姓经理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泛亚所希望尽快通过五部委的联合验收,引进战略投资,升级交易模式,解决当前危机。

流动性问题不断发酵,泛亚所及其实际控制人单九良也在展开一场救赎。但清整验收和目前的流动性问题都对泛亚所引入“外援”带来不小的挑战。

早在去年7月,泛亚所已经开始悄然布局。彼时,港股上市公司意马国际(00585,HK)发布公告称,公司单一最大股东,有“红筹之父”之称的梁伯韬以溢价43%的价格,将所持公司20.95%的股权转让给内地商人单九良及张鹏。

单九良与梁伯韬的联手让外界颇为意外,而单九良以个人身份借壳意马国际并未明确披露是否涉及泛亚所。而意马国际公告显示,尽管梁伯韬卖出了所持有的大部分意马国际股权,但减持后并没有全身而退,他将与新股东合作发展贷款和融资机会的相关业务。

值得注意的是,泛亚所15日发布的公告提及,7月初,云南省金融办刘光溪主任在与香港红筹之父、香港上市公司协会主席梁伯韬及单九良的交流中表示,“泛亚目前这个阶段碰到的一些困难,通过发展是完全有能力化解的。”

“云南省清理整顿工作,省委、省政府已经明确指示,我想会很快完成收尾工作,画上句号。”而一位云南省金融办内部人士也向记者证实上述消息。

泛亚所赵经理对记者表示,目前交易所和香港资本市场的合作只剩下谈判签约了,未来将通过定向增发收购泛融网的债权来解决这个事情。“政府能给我们最大的扶持就是尽快清整验收通过,这样合作就没有障碍了。”

昨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向云南省金融办发去采访函了解相关情况,但截至发稿时仍未获回应。

沈阳废旧设备回收

黑棕鹅批发

梁山挂车

二手装载机